2011年51劳动节这一天,最热闹的事莫过于干掉了乌萨马·本·拉登这件事了。这次行动是联合特种作战单位121特遣队的又一次正常行动,因为负责行刑的人是DEVGRU,所以

Land sharks陆上鲨鱼
三角洲在伊拉克的主导地位使这个陆军单位得以深入追踪悬赏100万美元名单上的目标,包括Saddam
Hussein及他的儿子Uday和Qusay,还有伊拉克基地组织头领Abu

关于三角洲部队,在网上随便搜索一下就能找到一大堆内容差不多的中文资料。但我并不打算在本波上重复又重复那些已经被转贴到烂大街的材料,本文中主要是针对几个被转烂的谣言,

前段时间看了关于“红翼行动”的书《孤独的幸存者》,不禁想起B20小队。看样子这牧羊人真是特种部队的天敌。为什么这么说呢?我们先来看看“红翼行动”的

索马里的灾难成因很复杂,真正要分析起来恐怕可以写一本书,欧洲殖民帝国瓜分非洲地区导致日后的部落矛盾是其根源之一,然后在冷战时间,美国和前苏联为了互相抗衡也需要负上一部分责任。总之,当1990年索马里开始军阀混战后,由于战火和天灾,加上社会经济已经崩溃,导致在索马里出现大饥荒,两年内已经有30万人死于饥饿(另一说法是50万)。

图片 1

Land sharks

关于三角洲部队,在网上随便搜索一下就能找到一大堆内容差不多的中文资料。但我并不打算在本波上重复又重复那些已经被转贴到烂大街的材料,本文中主要是针对几个被转烂的谣言,并补充一些其他内容。

前段时间看了关于“红翼行动”的书《孤独的幸存者》,不禁想起B20小队。看样子这牧羊人真是特种部队的天敌。

1992年,全世界都在电视中看到了骨瘦如柴的索马里人,其实在非洲许多其他地方的灾难都差不多,但如果记者的摄像机没有拍到,世人就觉得没有责任。国际社会认为应该为索马里人做点什么,于是救济物资开始到达索马里。但军阀们并不关心平民百姓的生死,他们只想养活自己的战士去夺取更多的地盘,于是救援人员被枪击,粮食被抢走,志愿人士不得不撤出了索马里。

2011年51劳动节这一天,最热闹的事莫过于干掉了乌萨马·本·拉登这件事了。这次行动是联合特种作战单位121特遣队的又一次正常行动,因为负责行刑的人是DEVGRU,所以大家都说是海豹干掉了本·拉登。

陆上鲨鱼

图片 2

我们先来看看“红翼行动”的大概经过。这是海豹10队在2005年6月进行的一次渗透侦察行动。一个四人侦察小组对一条怀疑藏有塔利班头目的村庄进行监视,他们的藏身之处被三个阿富汗牧羊人闯入。抓住这三个阿富汗平民后,这四名海豹经过两票反对一票赞成一票弃权的投票,决定不灭口。虽然他们立即撤退,但得到牧羊人报警的当地塔利班也蜂涌而至。

由于冷战已经结束,索马里既非战略重地也没有任何有价值的战略资源,因此一开始美国政府对此并不感兴趣。当联合国主动要求美国提供协助时,老布什接下了这个形象工程,派遣军队运送救援物资。但索马里情况持续恶化,迫使联合国通过新决议,用武力来维持索马里治安和救济行动,强制实行和平。

121特遣队是一支联合特种作战单位。美军特种部队经常会根据某些任务需要而在不同的单位中抽调人员,组建一些临时性的部队。这种单位通常称之为“联合特遣队”,其实这种打乱部队原有建制而组成临时混合部队的做法在全世界都很常见,比如二战史书里经常提到的“特混舰队”就是这样的形式。

三角洲在伊拉克的主导地位使这个陆军单位得以深入追踪悬赏100万美元名单上的目标,包括Saddam
Hussein及他的儿子Uday和Qusay,还有伊拉克基地组织头领Abu Musab
al-Zarqawi。而当国家将注意力重新聚焦于阿富汗和巴基斯坦地区后,DEVGRU的耐心将会得到巨大的回报。

先说第一个转烂的谣言,就是“蓝光”。在许多文章中说三角洲部队的前身是“蓝光突击队”,而另一些文章则把营救德黑兰大使馆人质的行动说成是“蓝光行动”。事实上Blue
Light是1970年末由绿色贝雷帽的第5特种大队所建立的一支反恐小组,是查尔斯·贝克韦思的三角洲部队的竞争对手。当时特种部队的预算本来就不多,而美国军方对于反恐怖部队的建立也不太热心,贝克韦思当然不能让另一支与三角洲性质相同的部队来跟他争人争钱争权,在1978年,他终于成功地获得来自高层的支持,于是“蓝光”被解散,“三角洲”得以保存。

由于4名海豹所处的地势较低,无法用无线电信号呼叫增援,不得不边打边退,其中一名海豹以多次中弹最后失血过多为代价,独自爬上高地向指挥部发出求救信号,虽然叫来了“支奴干”,但却被塔利班打了下来。最近这次行动导致三名海豹的侦察兵、八名160特种航空团的机组成员和八名乘坐直升机参与救援的海豹阵亡,唯一的一名幸存的侦察兵受了重伤,躲了几天,又被亲近美军的当地人捡到,收养了几天,最后被陆军的特种部队救了回去(看来美军也有“海军被包围,陆军去营救”的传统啊,例如格林纳达)。

此时,比尔•克林顿新当选为美国总统,他心里很清楚,如果让全世界看到美军采取行动使索马里人民得到和平和温饱,会有很大的公关效应,于是他决定把这项形象工程继续搞下去。1992年底,3.8万人的联合国部队(其中2.8万人为美军)开始进入索马里,带着枪向灾民派发救济物资。当时联合国部队在索马里很受平民百姓的欢迎,但军阀们不喜欢他们,尤其是占据摩加迪沙的穆罕默德•法拉赫•艾迪德。有意思的是,这位法拉赫•艾迪德(Farah
Aideed)的儿子侯赛因•艾迪德(Hussein
Aidid)早些年曾在美国读书,然后又在美国参军,当时他作为一名海军陆战队士兵也在索马里,担任联合国部队与法拉赫•艾迪德的联络人。

美军特种作战史上比较有名的联合特遣队就有1-79联合特遣队(Joint Task Force
1-79)和游骑兵特遣队。

阿富汗缺乏基础设施,人口密集的城镇,以及平坦的地形,因此JSOC不能像在伊拉克那样开展快节奏的行动。然而,在伊拉克发展起来的革命性的情报收集与勘察技术,结合海豹6队近十年在阿富汗山地的作战经验,,使6队在新形势下更为有效地充当尖刀力量……并最终得以追踪到Bin
Laden。

图片 3三角洲部队的创建人查尔斯·贝克韦思

正所谓“渗透有风险,侦察须慎重”,这支四人侦察小组本来就不宜与大部队正面交战的,如果不是因为被牧羊人发现了,即使他们没有成功达到原定目标——找到名单上的塔利班头目,至少也能全身而退吧。结果最后既达不到目标,又导致损失一架直升机,11名海豹和8名160SOAR机组,战果是只干掉了几十名塔利班,这比起1993年在索马里明显是亏大发了。起码当年在索马里虽然损失了两架直升机和同样是19人,但至少抓到了要抓的人,又打死了大批艾迪德民兵和不明真相的围观群众。要是这队海豹没被牧羊人发现,该有多美好哇。

由于行动进展顺利,1993年3月份美国按原定计划撤走2.5万名美军士兵,把工作重心交给其他联合国部队,然后局势又开始变化。联合国通过外交斡旋,使大多数军阀都同意进行和谈,除了艾迪德,他感到自己控制的势力范围被削减,在美国海军陆战队撤走后,他的部队就开始骚扰联合国部队。1993年6月5日,索马里民兵伏击了一支巴基斯坦部队,打死24人,并把他们的尸体剁碎,此事震惊了世界。联合国又一次改变对索马里的行动,原本是为了消除饥荒和维持治安,现在又变成了对艾迪德的大搜捕。

JTF
1-79是1980年“鹰爪行动”的实施部队,目的是营救驻伊朗大使馆人质,主攻部队是三角洲,另外还有第75游骑兵团啊、空军的飞机和飞行员啊、海军陆战队的直升机飞行员啊和海军提供的直升机,总之是一个杯具,事后美军成立了联合特种作战司令部来解决多单位协同的扯皮问题。

在最低谷时期,JSOC仅仅派遣了30人的DEVGRU打击力量,并由游骑兵负责支援。然而当373特遣队杀回来后,海豹6队开始往阿富汗派遣大批人员。在阿富汗各地分布的恐怖分子和叛乱武装都被作为目标,其中有南边的Mullah
Omar领导的Quetta
Shura塔利班,北边的乌兹别克斯坦伊斯兰运动,以及东部与基地有联系的Lashkar-e-Taiba和哈卡尼网络。

至于在1980年美国为解救德黑兰大使馆人质而实施的营救行动也不是叫做蓝光,在最初的计划阶段,这个行动被命名为“饭碗”——嗯,这个名字连你都觉得难听吧,所以后来又改称“鹰爪”。执行该次营救行动的突击队是一支包括“三角洲”在内的联合部队,被称为1-79联合特遣队,也不是“蓝光突击队”。不过在1-79联合特遣队中其中一个参谋人员原本倒是在被解散前的“蓝光”里面担任情报参谋的。

但只此一个事件不能证实这个“牧民是特种部队的天敌”的观点,所以我们再来看看1991年的另一个例子——英国SAS的一支代号B20的侦察队在寻找飞毛腿时的故事。据说“红翼行动”将要拍电影了,而B20小队的事件,则已经拍了两部电影了。

艾迪德控制着摩加迪沙电台,他通过电台诡称联合国部队要推翻他,让民心尽失的前总统巴雷回来当政。索马里人并不能够理解殖民时期的外国军队和现在的外国维和部队的区别,所以艾迪德的煽动性宣传非常有效。再加上搜捕艾迪德的行动相当扰民,慢慢地,外国军队在索马里平民心目中的地位来了个180度转变,他们甚至为艾迪德的民兵当活挡箭牌,让民兵混在人群当中袭击联合国部队,并掩护他们离去。

而TF
Ranger就是1993年到索马里抓捕艾迪德的“哥特蛇行动”(Operation
Gothic
Serpent)的实施部队,主要构成是三角洲、第75游骑兵团和第160特种作战航空团,这个着名的“黑鹰坠落”事件都拍成电影了。

DEVGRU作为这场战争的中心,在高强度的作战下,其出动的频率在2008年上升了50%,而突袭的次数每年都会增加一倍以上。仅仅在2011年的5月到8月,联军特种部队在4000多次行动中打死1300多名敌人并抓获了1700多。当然,有500次行动是JSOC负责,这些任务“干掉了绝大多数的敌人”。情报以及目标的精确性使得84%的突袭行动都能将首要目标或者二号目标击毙或者抓获。举例来说,就在海豹六队击毙Osama
bin
Laden的那一晚,JSOC的SMU在阿富汗境内还同时发动了13次突袭,干掉9名叛乱武装人员并抓获24人

图片 4查尔斯·贝克韦思在为“鹰爪行动”的行动人员作出发前动员讲话

在“沙漠风暴”期间,萨达姆知道自己的力量不能抵御多国部队的进攻,为了把以色列拖进来,企图让多国部队中的阿拉伯国家发生内哄,伊拉克就不断用飞毛腿导弹袭击以色列。

为了搜捕艾迪德,美国人制订了一项名为“哥特蛇”行动的计划,并组成游骑兵特遣队(Task
Force
Ranger)去执行此计划。这是一支450人的混合部队,在美国国内组建再部署到摩加迪沙,由威廉•加里森上将(William
F.
Garrison)指挥,主要的构成为三个陆军单位:三角洲部队的C中队、第75游骑兵团的B连及被称为“夜间猎人”的第160特种作战航空团的一个分拆部分。

图片 5当年的TF
Ranger

然而,无视这些苍白的统计数据,在特战人员眼中,他们所做的一切是为了拯救生命而非杀戮。他们通过清除敌人而成为联军常规部队的守护者。回首在伊拉克的行动,DEVGRU也是通过打击恐怖分子网络,消减了IED对联军常规单位的威胁。一级士官Chris
Campbell生前,在他随队去支援游骑兵进攻的路上,作家Eric
Blehm问他作为海豹6队的一员,发挥了什么作用。

图片 6身穿便服的突击队员正准备登上C141,“鹰爪行动”正式开始

最初多国部队的指挥官没把飞毛腿看成是严重的战术威胁,所以在最早的空袭计划中几乎没关照它们,只在沙漠风暴的初始阶段摧毁了几个已知的飞毛腿阵地而矣。然而当飞毛腿的心理威胁几乎让以色列人出动空军时,美国人一方面竭力安抚以色列人,一方面让空袭部队暂时改变打击重心,集中对付飞毛腿导弹。但由于许多飞毛腿是采用流动发射器,又安置了大量的假目标,因此只靠卫星照片或航拍照片是很难及时发现目标的。

三角洲部队(Delta Force)正式名称为美国陆军第一特种部队D作战分遣队(1st
Special Forces Operational Detachment-Delta),简写SFOD-D,“Delta
Force”其实就是“D部队”的意思。这支特种部队由美国陆军上校查尔斯•贝克韦斯(Charles
Beckwith,我国曾翻译出版过此人写的自传)在1977年组建,建制形式、训练方式和基本战术都深受英国SAS的影响,这是因为贝克韦斯于
1962-1963年期间曾在SAS参加训练并随SAS在马来亚参与实战。三角洲部队驻扎在北卡罗莱那州的布拉格堡,由A、B、C三个行动中队组成,其成员来自游骑兵、绿色贝雷帽及其他陆军部队。有意思的是,尽管有许多非官方资料如退役队员的回忆(包括查尔斯•贝克韦斯本人写的自传,我国1980年代曾翻译出版过)指称有这支部队的存在,但美国陆军从来没有直接承认(或否认)这支部队的存在,在马克•鲍顿的原著中,游骑兵都把三角洲的队员称为“D-
BOYS”。

而这次的TF121则是美国开展反恐战争后成立的,TF121的成立目的就是专门追杀基地组织和其他恐怖组织的高级成员(萨达姆很不服气地说:人家怎么成恐怖组织了,人家好歹也是国际承认合法政府的大统领嘛,而且人家从1991年后就一直是小受受嘛,跟拉登那个小攻攻不是一起的啦)。

Campbell回复到:“……如果我们可以拯救那些孩子和被暴徒白白杀害在大街上、在车里的普通群众……拯救生命——这就是我对自己工作的看法。这是我工作中最棒的部分,也是我们为之奋斗的目标”在9名德国联邦国防军士兵于2010年早期被杀害后,373特遣队向德军承诺他们将会猎捕为此次袭击负责的那些人。这个承诺后来被迅速兑现。海豹6队可怕而又高效的方式可能给盟友们带来心理上的慰藉,当然这个对敌人的心理影响则是完全相反的。联军的常规步兵知道JSOC晚上会出动打击恐怖分子,可能更容易睡着;而塔利班则因为同样的理由却难以入眠。

图片 7正在步出C141的“鹰爪行动”突击队员,根据查尔斯·贝克韦思的自传,那年月的三角洲队员就算在基地出入都不穿军服,打扮得像个嘻皮士

为此,由于越战遭遇而一向看不起特种部队的施瓦茨科普夫不得不倚重美军和英军的特种部队渗透到伊拉克境内搜寻飞毛腿发射车。

原著中描述的三角洲队员头戴轻便的塑料盔,虽然不防弹,但防撞功能好。这种头盔被特种作战司令部取名为“高效抗冲击头盔”,国内军品站的商品目录中一般称为“伞盔”。图中这个镜头在原著第19章也有记载,游骑兵队员尤瑞克(Yurek)贴在墙边移动时,一名三角洲队员警告他不要贴着墙,因为墙壁会跳弹,有时子弹会沿着墙边飞出很远。要在弹雨横飞的情况下站在街道中央需要极大的勇气克服恐惧,贴着墙实际上比站在街道中危险,但却安心得多,能够克服感觉而依从理性也是三角洲队员与游骑兵队员的差别之一。

TF121的主攻部队构成是三角洲和DEVGRU,以及第160特种作战航空团,正好是美军特种部队编制体系中的第一梯队,也就是负责全球行动的24小时待命单位。至于Tier
2中似乎只有作为特种部队中的尖兵、火力支援和救援单位的第75游骑兵团有参与,而Tier
2中的其他部队,如陆军的绿色贝雷帽和另外十来支海豹部队似乎没有位列其中中,不过我认为其中负责中东战区的几支部队也可能曾经配合参与过部分行动。总体来说,负责下黑手的主要就是Tier
1的人。

尽管声称自己不仅仅欢迎殉道者但他们实际上就是在寻找这样的人,CNN在2010年12月11日放映的纪录片《深入塔利班Inside
the
Taliban》展示了这群叛乱武装的另一面。在此过程中,纪录片也反映出了DEVGRU将恐惧深深植入了那些叛乱分子心底。一名挪威的电影制片人走进一群塔利班份子,而这群塔利班对联军部队发动“打了就跑”的攻击,并且对报复行动漠不关心。在AC-130独特的盘旋声中一切都改变了,AC130的出现引起了塔利班条件反射式的反应。

图片 8“沙漠一号”临时机场的守卫,左边手持华尔特MPL的是三角洲队员,右边那个是75游骑兵的人

SAS派出A连和D连组成的四支机动小分队,使用轻型车辆在沙漠上到处游击。同时也派出B连对伊拉克境内从幼发拉底河谷到约旦边境的三条主要补给路线进行监视。B连的侦察分队由三个八人徒步小分队组成,分别向北部、中部和南部做道路侦察。由于A连和D连的奔袭行动取走了大部分的装备,所以B连装备不足,其中就缺少了M203的榴弹,地图也有问题。

第75游骑兵团(75th Ranger
Regiment)1974年组建时只有两个营,1984年建立第3营,现今总部和3营驻在乔治亚州的本宁堡,1营驻在乔治亚州的亨特陆军机场,2营驻在华盛顿路易斯堡。严格意义上说,第75游骑兵团还不算是真正的特种部队,而是属于精锐的轻步兵单位,但第75游骑兵团受美国特种作战司令部指挥,专门负责支援特种部队的行动,正如其口号“游骑兵,做先锋”一样,有时甚至行动主角的特种部队还没出场,游骑兵就已经先行出发。第75游骑兵团的建制与常规部队类似,每个营由3个步枪连及营部连组成,每个步枪连由一个连部排、三个步枪排和一个武器排组成。1993年参与“游骑兵特遣队”任务的为3营B连及一个指挥控制小组。

三角洲部队以前已经写过波纹,而且本次攻击中没有露脸,也就不细说了。

图片 9

图片 10在“沙漠一号”地点被烧毁的EC-130E

负责南部和中部道路监视的徒步小分队发现此地的地形不适合他们从事秘密活动,立即决定放弃计划返回基地。其中一个小分队通过直升机送回,另一个小分队则是徒步步行二百公里后回到沙特阿拉伯。剩下的负责北部道路监视的B20小分队决定冒险留下完成任务。

在1980年美军联合特种部队营救伊朗大使馆人质的行动失败后,美国陆军就开始组建一支专门用于支援特种作战部队的航空部队,这个单位最初是由第229航空营和第159航空营组成,在1981年10月16日正式组建为第160航空营,由于这支部队经常被分拆出来参与其他单位的联合行动,因此被称为160特遣队,再加上他们的专长是夜间的作战任务,因此绰号叫做“夜间猎人”(Night
Stalker),其标志是一个骑着飞马在夜空中游猎的死神。160航空营在1990年5月16日改组,重新定名为第160特种作战航空团(160th
Special Operations Aviation Regiment (Airborne)),简称160th
SOAR(A),受美军特种作战司令部指挥。第160特种作战航空团的总部、1营(飞AH-6、MH-6、MH-60K和MH-60L)、2营(飞MH-
47E)和4营(特种作战航空支援营)都驻在肯塔基州的坎贝尔堡,3营(飞MH-60L和MH-47D)驻在亨特陆军机场;还有一个加强连(五个MH-
60机组)驻巴拿马的Kobbe堡。

DEVGRU的全称是美国海军特种作战加强大队(United States Naval Special
Warfare Development
Group,有些地方翻译为“发展群”或“开发组”),其前身是理查德·马辛柯组建的海豹6队,虽然现在改了名不叫海豹6队,但仍然是海豹部队中的一支——只是他们位列Tier
1,而其他海豹单位都在Tier
2。我下次再专门写海豹和DEVGRU的波纹,这次也不细说了。(海豹6队的老爹也趁这次事件赶紧出来露脸了:

AC-130独特的引擎声给恐怖分子带来巨大的心理压力

图片 11被烧死的空勤人员

B20小队在潜伏地点只呆了一晚,第二天早上就被一个伊拉克的放羊小孩给发现了。B20小队放过了这个小孩,虽然马上撤离,但也被大队伊军追上。SAS边打边撤,最终结果是最后两人死于低温症,一人阵亡,四人被俘,只有一个人只身步行二百公里逃到了叙利亚。

除了上述三支部队外,在游骑兵特遣队中也包括了海军海豹第6队(SEAL Team
6)和空军特种部队的战斗管制队(Combat Controllers
Team)和空降救援队(Pararescue)。战斗管制队简称CCT,是专门负责空中交通管制、指挥与控制通信以及在特种作战中引导空中支援的地面作战小组,第23特种战术联队的战斗管制员科特•布勒(Kurt
W.
Buller)中尉就因为索马里行动而获得荣誉勋章;空降救援队的队员一般被简称为PJ(pararescue
jumper),专门负责营救落在敌占区内的飞行员;另外在原著中还提到在护送车队的前导为一辆载了4名海豹第6队队员的悍马车,海豹第6队和三角洲部队一样都是负担海外反恐怖任务的,现在海豹第6队已经改编为海军特种作战加强大队,简称DEVGR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