题图:1968年秋,富牌FOB
1基地中的小林尼·M·布莱克就在阿拉巴马小队可以开始庆祝之前,北越军再次发起了冲击。被阿拉巴马小队作为掩体的尸体长墙上,又堆上了3具北越军士兵的尸

2014年5月2日,一艘委内瑞拉渔船在太平洋上起火,11名中国船员被困救生筏,其中4人严重烧伤。接到求救信号后,美国空军派出两架HC-130J“战斗王2”型救援飞机、3架HH-60G

在历时八年的越南秘密作战中,“绿色贝雷帽”领导的侦察分队和A级小分队越境进入柬埔寨、老挝和北越执行了许多顶级绝密任务,但其中很多任务在“美国军事援助司令部学习观摩团”抵达前就暴露了。

“只要有战争,战机就可能陨落。”自从空中力量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中登上战争舞台以来,被击落的飞行员就成为敌我双方争夺的“战略资源”。由于装备技术与作战理念的限制,直到二战中期,空中战斗搜救还几乎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空战中侥幸生还的飞行员往往都在敌方的集中营度过自己的战争岁月。
直到“天降救兵”的出现——直升机是空中战斗搜救行动划时代变革的标志性装备,美军则是变革的最早践行者。自从二战后期投入战场以来,美军战搜直升机历经了70余年的战火淬炼,战争需求始终是其技术革新的直接动力;不断升级换代的战搜直升机增强了军心士气,为军事胜利提供了可靠的保证。

图片 1

图片 2

图片 3

图片 4

题图:1968年秋,富牌FOB 1基地中的小林尼·M·布莱克

2014年5月2日,一艘委内瑞拉渔船在太平洋上起火,11名中国船员被困救生筏,其中4人严重烧伤。接到求救信号后,美国空军派出两架HC-130J“战斗王2”型救援飞机、3架HH-60G“铺路鹰”型直升机、48人参与施救,行动耗时近11个小时,总航程近4000公里,成功救出落难渔民。这次行动规模浩大,令国人惊叹,而执行这场搜救任务的,正是美国空军伞降救援队“Pararescue”。图为5月3日,美军救援直升机在事故现场盘旋。

SOG,就是Military Assistance CommandVietnam’s Studies and Observation
Group。译为:“美国驻越顾问司令部研究观察组”,简称MACV
SOG或者SOG。他们的定位是非正规作战单位,在老挝、柬埔寨以及北越地区开展非法的越境秘密侦察、情报搜集以及“发动群众”任务。

美军“铺路鹰”战斗搜救直升机

就在阿拉巴马小队可以开始庆祝之前,北越军再次发起了冲击。被阿拉巴马小队作为掩体的尸体长墙上,又堆上了3具北越军士兵的尸体。

图片 5

有多少任务遭泄密始终是个谜

战搜直升机的研制与发展是一个持续不断的过程。美军始终通过改装现有机型的方法实现战搜直升机的更新换代,这不仅节约了有限的军费,更有利于快速形成战斗力。
萌芽阶段 抗日战场实战首秀战搜直升机建奇功
二战期间,美国西科斯基公司的R-4、R-5与R-6系列直升机是参战各国仅有的三款经过实战检验的直升机,主要执行战场救援、空中运输、战场观测与炮兵校射等任务。
战搜直升机的战场首秀,与中国的抗日战争密切相关。1944年4月,美国陆军第1空中突击大队卡特·哈曼中尉驾驶一架YR-4B直升机,在中缅印战区成功实施了战争史上的第一次空中战斗搜救。哈曼中尉在环境极其复杂的高黎贡山原始森林中,两天时间内救出1名坠机飞行员与3名英军伤兵。
1945年4月,R-6直升机远涉重洋,不远万里辗转来到中缅印战场。同年5月,美军第8紧急救援中队在中国昆明成立。这是世界上首支战搜直升机中队,主要执行陆上救援任务。在3个多月内,该中队共执行了110次救援任务并成功营救了43名机组人员。
尽管直升机没有像原子弹那样成为改变战争形态的武器,但某种意义上它对扩展空中力量的使用范围起到了不可估量的作用。此外,战搜直升机对增强飞行员信心的作用更为显而易见,从天而降的救兵给了飞行员们生的希望。
初步发展 朝鲜战场初露锋芒战搜直升机成标配
美国战搜直升机的早期发展与中国军队有着无法言说的恩怨。1950年10月下旬,中国人民志愿军在朝鲜东海岸烟台峰地区组织防御时,首遇美军直升机。
朝鲜半岛地形复杂,道路状况糟糕,直升机成为美军理想的战场运输工具。特别是美军直升机在朝鲜战场的医疗后送与战斗搜救,受到了世人的广泛关注。
西科斯基H-5与H-19直升机是朝鲜战争期间美军战斗搜救的主力。由R-5改装来的H-5系列直升机主要用于观测联络与战斗搜救,然而该机只能搭载4人且没有夜航能力,因此战斗救援能力非常有限。
1952年,H-19直升机部署至朝鲜战场。与H-5相比,该机在航程、高度、速度、装甲防护等方面有显着提升:一次能运载10名武装士兵或8副担架,还具备夜航与水面救援能力。

随后寂静主宰了战场。没有鸟叫声,没有说话声,没有任何噪声……就连战场上空的飞机都飞远了,空中一无所有。自始至终没有开一枪的1-1,继续祈祷。

5月3日,美国空军第48救援中队派遣伞兵飞行将近11个小时后空降至事发海域,图为救援人员跳伞前整理装备。

在历时八年的越南秘密作战中,“绿色贝雷帽”领导的侦察分队和A级小分队越境进入柬埔寨、老挝和北越执行了许多顶级绝密任务,但其中很多任务在“美国军事援助司令部学习观摩团”抵达前就暴露了。

图片 6

布莱克把牛仔正在流血的伤口包扎起来。在包扎之前,布莱克在牛仔被7.62×39mm子弹击中的伤口右边打了一针吗啡。

图片 7

被出卖和愚弄的SOG

凭借战搜直升机的优势,美国空军第3空中救援中队在朝鲜战场至少营救了1000名坠机空勤人员。美国报刊曾这样评论:“1950年以前,军用直升机只是新鲜而有趣的装备;1953年以后,它们摇身一变就成为不可替代的标准作战装备。”
黄金时代 越南战场深入敌后战搜作战形成体系
漫长的越战是美军心中永远的痛,仅美国空军就在越南战场上损失了2254架飞机。一旦这些坠机的空勤人员侥幸落地,他们生还的唯一希望只有救援部队的垂直营救。为此,美国空军救援部队也损失了29架战搜直升机。
要想深入防空火力密集的越南北方拯救美国士兵,战搜直升机必须具备长航程和很强的战场生存能力。
直至上世纪60年代中期,直升机空中加油技术出现后,美军战搜直升机才真正具备了“深入敌后”的本领。1967年,美国空军搜救部队的两架HH-3E“快乐绿巨人”直升机完成第一次不着陆横跨大西洋任务,在空中加油9次。
“快乐绿巨人”直升机以其出众的空中加油能力和12.7毫米厚的钛合金装甲防护,成为越战前期执行战搜任务的主力装备。尽管“快乐绿巨人”在战搜技术中具有里程碑意义,但依然存在不少无法克服的缺点。
越战中的惨重伤亡促使美军研制出一种更强大的新式战搜直升机。HH-53C“超级快乐绿巨人”直升机成为越南战场上的“终极战搜直升机”。空中加油技术、优异的航程指标与增强的防御系统,使得“超级快乐绿巨人”能够胜任越战中的绝大多数战斗救援任务。
1968年圣诞节前夜,一架F-105“雷公”战机在老挝坠毁,这也诱发了美军救援部队对夜间救援能力的需求。在越战结束前,部分“超级快乐绿巨人”加装了增强的夜间营救系统。为了更好实施战搜行动,美军还为战搜部队列装了昂贵的加油机或指挥机,加上担负空中掩护任务的战斗机与防空火力压制任务的攻击机,现代战争中最初的战搜作战体系初步建立。
此外,面对越军防空系统的威胁,美军还在战搜直升机上加装了电子对抗设备。不过,这些设备价格昂贵、体积与重量过大,严重限制了其推广与应用。
尽管存在诸多缺点,依靠“超级快乐绿巨人”等性能卓越的战搜直升机,空天救援与回收部队成为美军空战史上“最伟大的战搜部队”,总共拯救了3883名坠机空勤人员,开创了战斗搜救的黄金时代。
信息时代 聚焦现代战场保障战搜直升机迭代发展
越战之后,不断的裁军、预算缩减、编制调整以及军兵种之间的倾轧,成为美国军队一个时代的真实写照。在“沙漠风暴”行动前夕,美国空军的战搜能力已经遭到了严重削弱:越战中的主力战搜直升机“超级快乐绿巨人”已经被迫转隶到特种作战部队,剩余的“快乐绿巨人”在高威胁环境中也是“泥菩萨过河,自身难保”。海军战斗救援力量则几乎转交给了预备役部队。

“当我们需要约翰·韦恩的时候,他又在哪儿?”牛仔问道,众人都笑了。

图为空降救援人员从HC-130J上跳出瞬间,画面中间的中间就是遇险的渔船。

——前苏军在越南的秘密战争

图片 8

由于SOG的机密本质、严密划分的指挥体系和极为有限的情报来源,究竟有多少任务泄密,又有多少“绿色贝雷帽”和当地部队因为这些悲剧的行动而死伤恐怕没有人知道。那些记载着令人恐怖的绝密任务情况的报告被立刻递交白宫,外人几乎无法追查这些行动的活动记录,而实际泄密程度若不是记录在案的话,很可能就此湮没于历史中了。

早在20年前,一些好事的美国媒体就在国内率先报道了SOG那些绝密又绝命的任务,而最近从四个独立消息来源得到的信息更支持了SOG的“绿色贝雷帽”们的看法,他们在战时执行了一些大家公认伤亡率最高的任务,很多行动无人生还。

对于老兵来说了解泄密的经过很重要,也藉此希望新人和指挥机构在将来的秘密行动中能更加勤勉的防范可能出现的情报泄漏。

地面上的苏军

以前一直有报道说苏军及其它社会主义国家的军人们出现在老挝、北越及非军事区。曾隶属于SOG的侦察员查理斯·博格回忆道,在1967年的几次空中目视侦察中,他不止一次地观察到苏军飞机。在一次飞行中,他让飞行员飞近点,近到能用随身携带的CAR-15步枪把它给干下来。飞行员没敢硬着头皮上,但他们清楚的看到了苏军飞机的位置。

在1968年11月老挝境内的一次秘密行动中,从富牌港一号前哨基地出击的“爱达荷”侦察小队监听到苏军飞行员通过无线电协调给苏军部队及在老挝的同盟北越人民军空投补给。

在1968年11月至12月间,帕特·沃特金斯上士在一号前哨基地针对老挝及非军事区的行动中担任SOG前方空中控制员,电台呼号为“Covey”,在那时的白天他经常在军用频率上侦听到讲英语的北越人员。

沃特金斯形容当时的情形,“我们刚到达任务区上空,他们就已经在电台中表示欢迎了。我跟他们说别再占着我们的频率播放越南歌曲了,至少放点摇滚也好啊……”

当美军进行地面行动时形势变得更加糟糕,北越人员会扰乱美军电台之间的通讯,如果美军通知下属电台往上调两档或往下调两档,北越人民军也会跟着做。

在1968年12月初,乔治·米勒,作为一名驾驶HML-367武装直升机的海军陆战队飞行员在一次SOG的撤离行动中,在VHF波段上收到一个人的英语呼叫,那个人报出了着名的海军陆战队武装直升机机组呼号——“疤面煞星”。

“在一号前哨基地的侦察小队撤离期间,他呼叫了好几次,”米勒回忆道,“当时我把机炮和火箭弹都打光了,只得进行超低空飞行好让舱门射手继续开火,并用手榴弹招呼他们。”

非军事区中的苏军

在其中一次低飞中,米勒在非军事区中观察到一名苏军军官,就在着陆区东边。那是米勒永远无法忘记的一幕,一个高大的白人男子,穿着带红色肩章的灰色制服,他就站在小队东边一小片开阔地的中央。米勒随即又飞回去进行了确认,这次包括副驾驶也看到了。

图片 9

但当他再一次飞回去准备射击时,那个苏联人已经走了。在成功撤离侦察小队后,米勒将他的目击情况报告了上级。之后,他就没再听到关于那次目击更

六个月后,在非军事区内的一次行动中,利恩·布莱克,“爱达荷”侦察小队的“1-0”观察到一个白人男性与几名女性在一条山谷的溪流中洗澡。苏联人的位置超出了他们的武器射程,布莱克也无法调集空中力量锁定他。

知道我们名字的奇怪声音

一个月后,在非军事区内的另一次行动中,莱图尔诺在他的PRC-25调频电台上收听到一个他永生难忘的呼叫。一个欧洲人用带口音的英语说:“爱达荷侦察小队,请回复,爱达荷侦察小队。”因为快到中午了,莱图尔诺以为是前方空中控制员的例行检查,问题是,那个目标区域没有前方空中控制员。

39年后,莱图尔诺回忆说:“我忘不了那个呼叫有很多原因。首先那个声音突然打破了无线电静默,其次他讲英语,他还知道我们小队的名字、我的名字、布莱克的名字,他还知道我们的代号,这可真把我雷到了。”

布莱克看了看有些傻了眼的“1-1”,抓起了电话听筒:“你是哪里?”

神秘人告诉布莱克,他知道爱达荷小队在哪,他他的伙伴正准备去搜捕他们,把他们逮住或杀掉,他还说他有小队位置的六位坐标。

布莱克的回答很迅速:“他妈的!我告诉你我的八位坐标,爷在这候着!”

“我知道你是谁,布莱克老弟,我还要去找‘法国佬’莱图尔诺,我会带我们的人去抓你们的。”

布莱克对他大喊:“你知道个屁!我还知道你是他妈的克格勃,要不是你那样蠢,早就被派到美国去了!”

那时爱达荷侦察小队即将到达一座极为陡峭的山峰的峰顶了,白痴都知道这种时候攻山头会造成很大的伤亡。暂时没有人攻击他们,但很明显,他们暴露了。

爱达荷小队被南越飞行员驾驶的H-34直升机顶着敌军猛烈的炮火从着陆区撤离了。布莱克飞到了西贡并作了详细报告,而对此是否采取了任何行动始终是个谜。

图片 10图片 11

苏联在越南的“秘密战争”

第二个表明苏联曾出没于越南的证据后来被披露于互联网上,《今日俄罗斯》的记者詹姆斯·布朗报道了曾参与过苏联在越秘密作战的3000名前苏联人的公开重聚。他录下的视频片段被上传到了网上。

在莫斯科郊外的曙光酒店举办的聚会是为了纪念1965——1973年间这些人曾为之奋战的秘密行动,同时也是官方终止介入越战35周年庆。他们是苏联“被遗忘的士兵”,这些老兵参与的战争被政府否认了20年。

直到前苏联解体后才有官方——既有俄罗斯也有越南,承认有超过3000人的苏军曾在越南对抗过美军。

其中的一名老兵,被《今日俄罗斯》称为尼古拉·考勒斯尼克的人说:“我们当时是以军事专家身份出现的,而指挥官是高级专家。因此,从技术上说在越南并没有苏军,我们只知道我们是苏联公民……苏联士兵……我们要竭尽所能遏制空袭……”

曾参战的一名越南老兵对《今日俄罗斯》说,北越军队“对苏联装备和苏联专家充满了敬仰。”

颇具讽刺意味的是,苏军中类似SOG的部队也有他们自己推卸责任的方法,对于在印度支那执行各种任务但没有合法身份的苏军人员来说,微妙的政治手腕对于他们免于被捕或被杀一点作用都没有。

苏军秘密行动的证据

第三个关于苏联人在越南活动并渗透进入SOG军用无线通讯网的详细证据是由一名美国情报机构成员提供的,当事人要求15年内不要披露他的名字和工作单位。

这位特工说,他情报生涯的前几年是在欧洲,正是冷战的末期,柏林墙倒塌之前。他和东德人以及捷克人关系很密切,那些东欧人曾与一些参与过东南亚秘密行动的苏联人共事过。这位特工在80年代中后期曾有很长一段时间潜伏于东德、匈牙利和捷克斯洛伐克,暗中策划秘密行动。他的任务是拉华约成员国的一些军政官员下水,交易并换取所有他们能弄到手的东西。在那些年中,这名特工以他出色的机械工程技术和丰富的经验赢得了当地政府人员的信任。

这位特工回忆,那时候的黑市交易根本不用现金,当然了,现金在东欧国家中也没有用。他用美国产牛仔裤、墨镜、手套、T恤、球鞋来交换“敏感物资”,像是电台、防化用品、盖革计数器、自动监测雷达、飞行头盔、苏联夜视仪等。这位特工最紧要的任务是获取与航空航天有关的任何东西,像是数据记录器、黑匣子、航空图、训练及评估手册等等。

图片 12

图片 13

“投降吧,王八蛋们!”一名敌军士兵用越南语喊道,另一名北越军士兵用英语要求布莱克投降,布莱克对他竖起了中指。与此同时,敌军的狙击手击中了阿拉巴马小队收尾队员㭎的股动脉。

图片 14

HH-60G“铺路鹰”直升机

涛立刻用力压住㭎的伤口,一架A-1H“天行者”攻击机笨拙地飞进了战场,这架A-1H攻击机飞行员的代号为“史努比”。只见攻击机襟翼全开,飞行员小心控制着节流阀从布莱克的左侧飞过,像是刷子一样扫过了树梢。这架朝鲜战争时代的老式攻击机飞的极低,以致于布莱克都能听见凝固汽油弹从挂架上释放时那独特的金属“咔哒-咔哒”声。这架攻击机像是要坠落了,实际上它只是钻进峡谷规避越军的射击——就像是美国师那些UH-1B攻击直升机在之前干的那样。

这次行动共投入两架HC-130J“战斗王”型特种运输机、3架HH-60G“铺路鹰”型直升机、10名“守护天使”中队成员以及属于第48、79和55救援中队的38名成员。

正所谓“旧的不去,新的不来”。1991年,美国空军最新款HH-60G“铺路鹰”直升机闪亮登场。“铺路鹰”机组成员4名,最大时速360公里,巡航时速294公里,实用升限4267米,最大起飞重量9900公斤。
“铺路鹰”性能全面:装备有伸缩式空中加油管和内置副油箱,一个具备3600公斤挂载能力的货物挂钩和能吊运270公斤的绞车,运载实力较强;装备2挺“加特林”机枪或2挺GAU-18/A机枪,自身防护火力强大;装备有信息化的通信与导航设备、雷达预警接收器、红外干扰器、箔条布撒器等,战场生存能力较强;配备了彩色气象雷达,发动机及旋翼除冰系统,具备恶劣气象条件下作战能力;安装有自动飞行控制系统和带红外前视系统的夜视仪,极大提高了救援机组的夜间低空作战能力。此外,“铺路鹰”还能兼容救生电台的人员定位系统,性能优异的数据链使救援机组能够实时更新任务信息。
从波斯湾到兴都库什山脉,从科索沃到索马里,“铺路鹰”服役以来几乎参加了美军所有的作战行动,成为当时性能最出众、实战经验最丰富的专业战搜直升机。
“沙漠风暴”行动期间,“铺路鹰”在伊拉克西部、沙特、科威特沿岸以及波斯湾执行战搜任务,共营救了8名联军坠机人员。
2018年6月,索马里朱巴兰事件中,美国空军“铺路鹰”空降事发现场,将3名伤员成功撤离战场。
经过近30年的漫长征战,“铺路鹰”也已步入英雄垂暮之年。目前,美空军救援部队只剩下96架现役“铺路鹰”。
2014年,美国空军与西科斯基-洛马公司签订了价值12亿美元的合同,购买112架HH-60W战搜直升机代替现有的“铺路鹰”。今年2月,西科斯基公司宣布,首架HH-60W战搜直升机原型机的总装工作已经开启。
除了速度更快、航程更远和生存性更强以外,HH-60W将使用洛马公司的任务计划系统、防卫辅助系统、数据链、任务计算机以及复杂气象传感器。HH-60W的玻璃座舱将装备最先进的座舱驾驶与任务显示系统、导航电台以及通信系统。这些不仅能够为救援机组提供更好的战场态势感知,同时还可以降低战搜任务工作量。

图片 15

图片 16

图说:美国师第176航空连“北美独立战争民兵的滑膛枪”的机组成员,他们隶属于SOG,驻扎于富牌。左起:舱门机枪手威廉·伽罗(绰号冰山,1968年10月5日支援阿拉巴马小队是他第一次进入老挝),飞行员杰里·赫尔曼,飞行员麦克·阿利纳。该作战单位是当日支援阿拉巴马小队空中部队的一部分,他们在越南战争中执行了无数次支援SOG作战的任务。

救援人员将受伤船员转运到直升机上。美国空军随后确认,救生筏上11名中国船员,其中4人被烧伤,其中两人因伤势过重身亡。目前,7名身体状况良好的中国船员已搭乘另一艘悬挂中国国旗的渔船返回中国。

他的僚机出现了,飞越阿拉巴马小队上空。小队成员听的清清楚楚,天知道攻击机齐射火箭的时候,又有谁在瑟瑟发抖、苦闷呻吟。北越军队显然很愤怒,因为来自空中战舰的灼热炮弹再次倾泻在了阿拉巴马小队附近。

图片 17

3门小口径迫击炮开始射击。布莱克知道他和他的队员绝不可能把炮弹捡起来丢回去。他和越南队员的队长涛从尸体垒成的掩体中翻滚着爬出去,奔向迫击炮阵地,在空袭制造的屠宰场和烧成焦炭的北越军人尸体中小心地寻找路线。他们进入了丛林,距离第一个迫击炮阵地仅有20英尺之遥。涛在地上简单的计划出了攻击战术——他将向第一个迫击炮阵地开火,布莱克负责第三个迫击炮阵地,随后他们合力消灭第二个迫击炮阵地。

早在第二次世界大战,美军就已产生空中搜救的需求——尤其是在面积广大又人烟稀少的太平洋战场和中缅战场,被击落的机组人员若无援救基本上死路一条。为此,美国陆军航空队和海军为此投入了大量人力物力。在太平洋战场,由于救援人员的活跃,被击落的空勤人员生还率从5%升至40%。图为美军PBY“卡塔琳娜”水上飞机救援落水的飞行员。

在迫击炮班发射3轮齐射以后,涛对着目标开火,布莱克也向着指定的目标发起攻击,同时顺手料理了几个附近的北越军士兵。

图片 18

其余活下来的越军士兵开始追逐布莱克。在一片混乱中,两伙北越军自己打起自己人来了。布莱克跑向第一个迫击炮阵地,涛被压制在那里动弹不得,北越军士兵在他身后紧追不舍。布莱克投出一枚手雷,至少杀死了3名追兵,并开火吸引了敌军注意力,让涛得以脱身。他们转身杀向追兵,准备消灭他们。不久后,布莱克与涛终于拔除了第二个迫击炮阵地,随后他们迅速撤回到队伍中,一路上顺手从死伤的北越军身上搜集了些AK-47突击步枪与弹匣。

1946年11月,一架运载美军军官和家属的C-53运输机在从慕尼黑飞往马赛的途中坠毁在瑞士境内阿尔卑斯山海拔3000多米的冰川上。虽然全机人员幸存,但陡峭的山势让搜救人员无法沿陆路将伤者运出。最后,瑞士冒险出动飞机着陆冰川,成功救出全部乘客。阿尔卑斯搜救行动也成为现代空中搜救行动的发端。

此时,前进空中管制员沃特金斯重新搭乘联络机飞回到了阿拉巴马小队上空。“蜘蛛”已经召唤了位于岘港的美国空军第37空中救援与回收战斗群(正式番号为37th
ARRS,文中的Squadron以Group替代,故翻译为战斗群,译者注)来尝试解救阿拉巴马小队。在越南战争期间,如果有飞行员在北越或老挝境内被击落,如果其余的逃生/救援方式无法起效,第37空中救援与回收战斗群将出动“欢乐的绿巨人”HH-3E直升机进行救援。西科斯基HH-3E,该机满载重量22050磅,搭载2台通用电气T-58-GE-5
1500马力涡轮发动机,并可搭载武器增强火力,机组人员都是技战术精湛的美国空军人员。

图片 19

图片 20

1946年5月,美国成立空中搜救服务队,专职负责空难事故搜救行动。1947年陆军航空队独立成为美国空军,空中搜救服务队所属的空降救援部队规模也急速扩张。到1950年,空降救援人员已遍布驻扎全球的美国空军部队。美军朝鲜战争中,配备了直升机的空中搜救队活跃在战场一线,到1953年停战时,空中搜救服务队累计疏散了超过八千名伤员,还从敌区救出了超过一千人。

图说:第37空中救援与回收战斗群的“欢乐的绿巨人”直升机。

图片 21

第一架拥有强大装甲的HH-3E直升机从着陆场上空4000英尺的高度开始下降。随着距离地面越来越近,机组成员开始寻找着陆场东南一块橙色的信号板。就在直升机快要降落的时候,机组成员发现了另一个橙色信号板,北越军队设置了一个一模一样的信号板。这个瞬间的停顿对于JG
28来说几乎是致命的,北越军从多个方向对它开火。密集的火力导致JG
28机内油路严重受损,机内大量漏油。

1964年,美军在越南的军事行动升级,美国军机开始轰炸北越。由于错误的战略战术和对北越防空力量的低估,美军飞机遭受重大损失。图为1966年9月,河内以北,一架美国空军的F-105战斗轰炸机被击落,飞行员已经跳伞。照片中的飞行员最终被俘,一直被关押至1973年。大量的飞行器损失让空降救援队在越南获得了施展身手的最佳战场。

JG
28不得不撤出着陆点。几秒钟的时间,机舱内已经铺上了2到3英寸厚的航空燃料。机内浓厚的烟雾使得机组成员致盲。飞行员勉强控制住了摇摇晃晃的HH-3E直升机,在SPAD
11的护航下飞回了岘港。

图片 22

JG
10号直升机一直在着陆场附近盘旋,沃特金斯再度指令空袭部队在阿拉巴马小队周边发起了几轮打击,期望将越共士兵压制或逼退,以求争取到撤离小队的时间。

1966年3月,美军银色城市行动期间,一架美国空军的HH-43直升机正在从战场上起吊一名伤兵。

在几轮恐袭之后,美国空军少校弗尔农·R·格瑞纳驾驶着JG
10收到指令,尝试撤出阿拉巴马小队。对于格瑞纳而言,这是他第一次驾驶着“欢乐的绿巨人”直升机进入“草原烈火”任务区。

图片 23